首页 天天读书 万卷书屋 职工书屋 文人书屋 精选书屋 情感书屋 名人书屋

《书本草》:文学如何治愈

2019-06-05

《书本草》的处方药

处方一:【四书】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

药性: 俱性平, 味甘,无毒。

疗效: 服之清心益智,寡嗜欲。久服令人醉面盎背,心宽体胖。

处方二:【五经】《易》、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春秋》、《礼记》

药性: 俱性平,味甘,无毒

疗效: 服之与四书同功。

处方三:【诸史】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

药性: 味甘,余俱带苦。

疗效及副作用:服之增长见识,有时令人怒不可解,或泣下不止,当暂停,复缓缓服之。但此药价昂,无力之家往往不能得。即服,亦不易,须先服四书、五经,再服此药方妙。必穷年累月方可服尽,非旦夕所能奏功也。官料为上,野者多伪,不堪用。服时得酒为佳。

……

《书本草》是清代张潮所作。张潮,字山来,号心斋,安徽歙县人,是清代初期文学家、小说家、刻书家,有《心斋杂俎》、《幽梦影》等二十多种存世著作。《书本草》为张潮所写的一篇小品文,收录在他与王罥共同编纂的《檀几丛书》中。他模仿中国传统的本草一类的药典的体例,用揭示中药药性的方法来分析中国几乎所有典籍的药性、疗效及副作用。于今看来,这不失为中国"阅读疗法"的经典理论作品。

文学治愈

关于文学的治愈作用,有一个正式的概念,即阅读疗法,又称为书目疗法、读书疗法等,是指应用医学、心理学等原理,通过有选择的阅读来寻求心理问题的答案和解决方法,以此消解读者心中之块垒,起到辅助治疗的作用。此概念的最早提出是在1916年美国出版的《大西洋月刊》上,虽然我国在系统的理论研究上起步较晚,但是在阅读能治疗疾病、疏导内心这一现象的认识上,并不晚于西方。

早在西晋,陆机就提出:"伫中区以玄览,颐情志于典坟"(《文赋》)。"典坟"是历代经典的意思,大意为:在藏书楼广泛地阅览书籍,从历代经典中陶冶性情。唐代经学家孔颖达在《毛诗正义》中写道:"《尚书》之三风十愆,疾病也;诗人之四始六义,救药也。""四始"是指《风》、《小雅》、《大雅》和《颂》,"六义"语出《诗·大序》:"故诗有六义焉:一曰风,二曰赋,三曰比,四曰兴,五曰雅,六曰颂。"一般认为风、雅、颂是诗的分类;赋、比、兴是诗的表现手法。孔颖达认为《尚书》中的由巫风、淫风、乱风这三风所滋生的十种罪过,是社会之弊病;而《诗经》中的《风》、《小雅》、《大雅》、《颂》,以及赋、比、兴这三种表现手法为社会的弊病开出了良药。二者都提出文学对人的劝导作用,陆机更是着重于强调文学带给人主观上的愉悦。

林语堂先生对阅读的作用了解十分透彻:"我觉得艺术、诗歌和宗教的存在,其目的,是辅助我们恢复新鲜的视觉,富于感情的吸引力,和一种更健全的人生意识。我们正需要它们,因为当我们上了年纪的时候,我们的感觉将逐渐麻木,对于痛苦、冤屈和残酷的情感将变得冷淡,我们的人生想象,也因过于注意冷酷和琐碎的现实生活而变得歪曲了。现在幸亏还有几个大诗人和艺术家,他们的那种敏锐的感觉,那种美妙的情感反应和那种新奇的想象还没失掉,还可以行使他们的天职来维持我们道德上的良知,好比拿一面镜子来照我们已经迟钝了的想象,使枯竭的神经兴奋起来。"他提出阅读对感情的唤醒作用,以作家的感情唤醒读者之感情,使后者趋于生动,从"麻木"的不健康的心理状态中脱离出来。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

我却用它寻找光明

——《一代人》顾城

我们从文学中获得力量,于柳暗处见到花明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